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机构职能 反腐倡廉 民生监督 政策法规 媒体聚焦 廉洁自律 警钟长呜 领导讲话 重要文件
您现在的位置: 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纪委县监委网站 >> 警钟长鸣 >> 正文
一位县委书记的“卖官经”
作者:admin    信息来源: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083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3-17

 

2006622,在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的法庭上,检察机关指控:杨建国的家产达到600余万元,其中大部分都是其受贿所得或者其他违法违纪收入。在检察机关指控其总共106起收受不义之财的事实中,有87起是假以“卖官”之名,另19起则是插手商业活动之“劳”。杨建国所涉嫌收受的贿赂款达到了人民币240余万元,还有数百万元的家庭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。
 
壹 “无颜见江东父老”
20002月的一天,在原安徽省巢湖市(后改为巢湖市居巢区)市长位置上干满了两年的杨建国,赴任和县县委书记一职。在这个人文深厚的江左之地,杨建国交出了一份连他自己都觉得“无颜见江东父老”的人生答卷。杨建国涉嫌职务犯罪进入有关部门视线,正值2004年的秋冬之交,虽然那时他还不到50岁,但却已经在县级正职的岗位上摸爬滚打了七八年光景,且坊间还传闻其即将升迁地级市副市长的位置。
前途一片大好,杨建国的政治生命却一夜之间倏然“叫停”了。
后来有关人士在总结他得失的时候分析,是杨建国的自我感觉太好了,所以在和县任县委书记的后期,杨建国开始变得无所顾忌,贪欲之手几乎覆盖了该县大部分乡镇和县直多数单位。他的一些部下由于差不多都熟知杨建国书记的“品性”,因而采取的是平时勤烧香,临时也抱佛脚的策略,以图从他那里谋取更大的利益。
 
贰 常委会上一反常态
2004年上半年,和县县委常委会讨论干部问题,组织部门按照书记办公会通过的调整方案进行汇报,拟提名陈某任供销社主任、党组副书记,原任供销社副主任的骆某任党组书记。该方案汇报完毕后,杨建国请常委们发表意见。一名县委常委发言提出异议,他认为应该让骆某当主任,但马上就有其他常委表示反对,认为骆某的工作能力不怎么样。眼见大家有了分歧,杨建国却表态同意让骆某当主任。书记拍板,事情就决定了。
事后,有的常委感到奇怪,以前书记办公会议研究人事方案,在向常委会汇报时从来没有变动过。如果要有变动,必须事先向杨建国汇报,他同意后才能向常委会汇报。但这一次“一直很霸道”的杨建国却出人意料地接受了别人的不同意见,“很不符合他的一贯做法”。
难道这背后有什么猫腻吗?原来,在此之前骆某已经把杨建国给“拿下”了。
20043月中旬,时任和县供销社副主任的骆某到政府办事,因为女副县长李某是骆某妻子的同学,骆某顺便跑到李某的办公室坐一坐。闲聊中,李副县长告诉了骆某最近供销社的班子要调整的消息,骆某听后便直言不讳地对李某说,自己干了10年副主任了,能不能帮忙给杨建国说说话提拔提拔。李某于是给骆某“指点迷津”:“我也帮不上忙,只能给杨建国书记说一下,你最好自己找他。”
此后的一天晚上,骆某从家里带了5000元现金,用信封装好,一个人来到杨建国在该县武装部的宿舍,见只有杨建国一个人在,骆某开门见山自我介绍后,就说供销社的班子调整,想请杨书记帮忙关照一下。杨建国听后笑了笑,打了句官腔:“不知道组织部考核什么情况,到时再说吧。”骆某临走前,将装有5000元钱的信封放在了桌子上,杨建国没有推辞。李副县长也未食言,她向杨建国推荐了骆某,杨建国说:“常委会上研究吧。”
令李副县长没有想到的是,研究人事问题的县委常委会一结束,杨建国就给她打来电话,告诉她常委会上研究同意骆某担任供销社主任,并且补了一句:“大家意见都很一致。”两天后,县委组织部通知骆某谈话的当天晚上,骆某又从家中带上5000元现金,再次来到杨建国的宿舍送给杨建国。他心里清楚,没有杨建国,他是当不了这个主任的。2004年4月2日,正式宣布了对骆某的任命。
 
叁 局长的投资策略
骆某采取的是“临时抱佛脚”的做法,陈公安为了工作调整则采取的是“平时勤烧香”的长线策略。
2000年的时候,陈公安是和县公安局长,按照有关“四长”(县长、法院院长、检察院检察长、公安局长)避籍任职的规定,作为和县本地人的陈公安应该交流到外地去,但他不愿意离开家乡和县,于是他想到了杨建国。
2000年中秋节前、200010月、2001年春节前,陈公安三次送给杨建国5000元,杨建国都收下了。20012月底,陈公安感觉时机成熟了,便向杨建国提出想到土地局当局长。不久,组织部门向杨建国汇报人事调整方案时,杨建国就说,让陈公安到土地局当局长吧。同年底,该县土地局和矿产资源局合并成国土资源局,组织部门提出由陈公安任局长,杨建国赞同。自然,县委常委会上也顺利通过。
陈公安感激涕零,从2001年中秋节开始,一直到2004年的端午节,先后9次给杨建国共送去1.7万元。而所有这些送出去的钱,陈公安是不会自己掏腰包的,他找了些票据分别在公安局和国土局报了销,自己基本上没有动用一分钱。
陈公安调任了,公安局长有了空缺。这不要紧,杨建国已经有了人选,这人便是时任和县历阳镇党委书记(副处级)的刘阳(化名)。2001年春节前,刘阳给杨建国送去了3000元现金,并向他发出了在职务调整时予以关照的信号。春节后,杨建国即向该县组织部门打招呼,提出让刘任公安局局长。是年3月,在决定陈公安任县土地局局长的县委常委会会议上,杨建国同时提议刘阳任公安局长、党委书记。
常委会后,杨建国直接找刘阳谈话,刘提出还想保留副处级待遇。按照规定,县公安局长只是正科级。此后杨建国向上级领导极力争取,刘阳的副处级待遇也保住了。2002年春节前,刘阳到杨建国的办公室又送上3000元现金。
这年10月前后,巢湖市委组织部到和县考察领导班子,杨建国推荐刘阳作为县委常委候选人之一。在考核组征求他意见时,杨建国替刘阳讲了不少言过其实的好话,刘阳顺利被确定为县委常委候选人。不久,在该县党代会上,刘阳顺利当选县委委员、常委,不久又被任命为宣传部长。对于杨建国的“厚爱”,刘阳自然知道其中的深浅,他又三次共送给杨建国7000元,以进一步拉拢关系。
2000年中秋节前、200010月、2001年春节前,陈公安三次送给杨建国5000元,杨建国都收下了。20012月底,陈公安感觉时机成熟了,便向杨建国提出想到土地局当局长。不久,组织部门向杨建国汇报人事调整方案时,杨建国就说,让陈公安到土地局当局长吧。同年底,该县土地局和矿产资源局合并成国土资源局,组织部门提出由陈公安任局长,杨建国赞同。自然,县委常委会上也顺利通过。
陈公安感激涕零,从2001年中秋节开始,一直到2004年的端午节,先后9次给杨建国共送去1.7万元。而所有这些送出去的钱,陈公安是不会自己掏腰包的,他找了些票据分别在公安局和国土局报了销,自己基本上没有动用一分钱。
陈公安调任了,公安局长有了空缺。这不要紧,杨建国已经有了人选,这人便是时任和县历阳镇党委书记(副处级)的刘阳(化名)。2001年春节前,刘阳给杨建国送去了3000元现金,并向他发出了在职务调整时予以关照的信号。春节后,杨建国即向该县组织部门打招呼,提出让刘任公安局局长。是年3月,在决定陈公安任县土地局局长的县委常委会会议上,杨建国同时提议刘阳任公安局长、党委书记。
常委会后,杨建国直接找刘阳谈话,刘提出还想保留副处级待遇。按照规定,县公安局长只是正科级。此后杨建国向上级领导极力争取,刘阳的副处级待遇也保住了。2002年春节前,刘阳到杨建国的办公室又送上3000元现金。
这年10月前后,巢湖市委组织部到和县考察领导班子,杨建国推荐刘阳作为县委常委候选人之一。在考核组征求他意见时,杨建国替刘阳讲了不少言过其实的好话,刘阳顺利被确定为县委常委候选人。不久,在该县党代会上,刘阳顺利当选县委委员、常委,不久又被任命为宣传部长。对于杨建国的“厚爱”,刘阳自然知道其中的深浅,他又三次共送给杨建国7000元,以进一步拉拢关系。
肆 乡镇党政领导携手送钱
杨建国任和县县委书记那段时间,该县不少乡镇负责人给他送钱几乎不避人耳目,往往是党政主要领导一起送,并且这些钱都在乡镇财政上予以报销。
曾经担任和县善厚镇镇长的夏军(化名)与镇党委书记朱同庆(化名)就是这样一对“搭档”。
200010月和2001年春节前,为了感谢杨建国对他们的提拔,同时也为以后进一步得到提拔重用,这对“搭档”先后两次来到杨建国的家,分别送上现金5000元。20034月,已任善厚镇党委书记的夏军又与他的新“搭档”、镇长朱世民(化名)一起到杨建国家送给他现金5000元。
同年9月,夏军再次换了一个“搭档”,不过此时他已调到城南乡任党委书记了。在这个新的岗位上,他并没忘了继续跟杨建国联络感情。这年中秋节,他与乡长李志(化名)一起给杨建国送上4000元。
在夏军任该县城南乡党委书记之前,孙宏涛(化名)在该乡任书记,他与夏军如出一辙,也有自己的送钱“搭档”。
2002年春节前,时任城南乡书记的孙宏涛为了感谢杨建国对他的提拔,与乡长谷麦(化名)一道送给杨建国4000元。
20026月,杨建国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,孙宏涛与当时的挂职副书记、后来成了夏军搭档的李乡长一起去北京,到中央党校送给杨建国4000元“慰问金”。
2003年春节前,孙宏涛又有了新想法,他想到县直单位工作,而谷麦则想当乡镇的党委书记,为此二人又携手送给杨建国5000元。这之后两人相继如愿以偿,谷麦任该县濮集乡党委书记,孙宏涛被任命为环保局局长。
2003年八九月间,城南乡政府在20019月时为收农业税非法拘禁群众问题暴露,杨建国非常恼火,要处理原城南乡党委书记、乡长,检察机关也同时介入。
当时城南乡乡长是已调任濮集乡党委书记的谷麦,为了避免被处理,他同自己在濮集乡的新搭档张世华商量,一道去给杨建国送钱。
张世华正愁要“交结”杨建国而没有办法,两个没出息的乡镇干部一拍即合,给杨建国送去5000元钱。
杨建国听到谷麦为了避免被处理的请求,居然当即就给有关部门打电话,以保护基层干部为名,要求谷案不要查下去了。 仅仅5000元钱,谷麦就把杨建国给“摆平”了,一起有非法拘禁犯罪嫌疑的案件也就这样胎死腹中。20042月,毫发未损的谷麦竟然当上了该县计划生育局副局长。
经过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一天半的公开开庭审理,2006623日中午,杨建国案件庭审结束,法院没有当庭作出宣判。在庭审的最后陈述阶段,无所顾忌的杨建国终于承认“我有罪,我认罪服法”。
[编后话]
作为一名地方党政机关的“一把手”,要在短时间内毫不遮掩地聚敛到600余万巨额家财亦决非易事,杨建国自有他的办法:要么为其下属官员晋升、重用或者保留官职提供帮助,要么为他人经营活动提供帮助;“求官者”几乎不避人耳目,反正“所送的钱由财政报销”,总之杨建国是“有求必应”,真乃一群干部队伍中龌龊败类的“活菩萨”。杨建国这样的“一把手”盘踞一方,而且达四五年之久,那里的百姓与廉洁的干部真是苦不堪言。这样的腐败成本似有点过于高昂,我们的民主政治改革如何对此类腐败现象作出应对措施,对杨建国一案作典型剖析,实有必要。
(摘编自《中国反腐倡廉网》)
  • 上一条信息:
  • 下一条信息:
  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版权申明 | 网站管理 |
    中共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监察委员会 主办
    联系电话:0856-8225988 传真:0856-8225988 管理员邮箱:pzj_1979@163.com 流量统计:
   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纪委监委宣教室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[蒲正军] 黔ICP备17005812号
    Copyright 2012-2015 riverbeyond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